The Pro-Musica Society of Hong Kong 香港雅樂社合唱團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輕描淡寫2005西安行


Written on 11 Sept 2005
記於 2005年9月11日
好險呀!抹了不知幾把汗。誠然,陜西的華山固然險,我要說的,我們此次西安行,幾乎流產!

可記得二月時,我們仍在掙扎是否成行?今年初,禽流感只在支那半島肆虐,陜西未受影響。為了增加誘因,增加鼓勵出席率的津貼,希望重賞之下有勇夫。可是基於個別原因,部份參加過去年北京"春的約會"成員去不了。無論劉主席每次練習時呼籲得幾近力竭聲嘶,各聲部﹝男高除外﹞仍差一兩個成員才達最少人數。

多得主席、委員和有關團員多番努力下,軟硬兼施,成功徵召幾位久未露面的舊人歸隊。又一次,突顯了我團最大弱點 ─ 活躍團員太少 ─ 痛定思痛,幾個月下來,積極吸納新血,正好應付年底的成立三十五周年音樂會。

這次西安行,我乃奉命隨團攝影之一,在公在私,欣然接受。可是到頭來,發覺好些地方有辱受命,蓋四天節目,安排緊湊,行色匆匆,每到一處景點,起步時還能盡力而為,往下去,不是景點內遊人如鯽,或被美景迷惑,逐漸就甩隊了。結果,好像只是滿足了私心,景物照拍了不少,有團員臉的,為數不算多,這方面,得靠盡責的黃志堅先生,和手攜新型號靚機的威哥補足。甩隊以後,究竟錯過了多少大小事情?這是不得不"輕描淡寫"的。

"雅樂秦韻" ─ 音樂會名字如信手拈來,卻言簡意賅,一個字 ─ 好。它的誕生,不可不謝扯紅線者,"春的約會"北京發起人李曉津先生,李先生不旦盡心盡力統籌此次音樂會,抽空和太太千里親來西安,還義助我們演出《兵車行》一曲,以澎湃氣量,鏗鏘演繹朗誦段落!深深感謝!

去年北京方面的中國廣播之友合唱團,水平已夠高,畢竟和我團一樣,團員來自不同行業,音樂背景各異。此番合作的陜西省樂團,卻是歷史悠久﹝上世紀五十年代成立﹞,我國西部具實力的專業樂團,下設交響樂團、合唱隊、舞台美術組、藝術創研室等,在全國及省內屢獲獎項,對外交流,經驗豐富,足跡遍及亞洲、歐洲和北美洲多國,相對我團,履歷顯赫。

大家還記得嗎?我們尾隨導遊,深入黑漆漆的西安市住宅區,偶爾傳來悠揚樂音,不知那家那戶的演奏,撫平我底忐忑,住家微弱燈光,領著走過彎彎曲曲小巷,宛若穿越時光隧道,抵達了西安的音樂國度。

我猜,兩團首次一起練曲,他們有些意外,心裡不禁忖度,怎麼來了一群小毛頭?外貌與我的學生沒兩樣?沒錯,音樂會之後共晉晚餐,兩團團員交流背景時,發現對團大都是專職音樂教育的!

面對這個現實,更激起我們雄心壯志,必要落力拼拼。這次選唱的曲目,幾近一半已演出過,以三個月學幾首新歌,難不到我們,時間上來講,比對去年,尚較充裕呢。

平生從未試過台上演出,會"拼"得大汗淋漓,汗透衣背的!無它,五月西安,未算入夏,還不是空調季節。大家熱得不用多說了,只有抹汗抹得大動作的,幾被眾八卦親友誤認此乃出位行動,演出中抽空撥手電聯誼?!場內此起彼落的手機鈴聲,徒令心情起伏,汗腺發大,還有露珠姐演出半途,突然舉步返回後台﹝劇烈咳嗽,終得舒展…﹞,更令眾人情緒波動,汗如泉湧!

陜西省樂團的演出實在沒得說,無論人數、聲音控制與處理、調度、紀律,處處盡顯專業的優越性,而這,剛剛就是我們的弱點。逼得江指,臨危使出新招"二龍爭珠",以圖力挽狂瀾,耐何一時之間,那能一步登天?我等只得發揮一貫本色,以自然界出色的 ─ 上天賦予的人體樂器 ─ 拋開羈絆,盡情投入表現各選曲組的特色,以期達到此行最終目的 ─ 帶出香港的中西匯聚特點,以偏近英歐的歌唱方式,跨越界域,攜手徜徉音樂浩瀚海洋裡。

2001年,我先後來過西安兩次,許是西部大開發的威力,今天購物區在內城已不局限於東、西大街,放射幅度,一如旺角銅鑼灣二區。尤記得當年在鐘樓底下行人隧道,曾嘗不幸遭遇,於購買鐘樓入場券那幾秒間,從外衣口袋被扒去手機,累得友人陪我報警奔波,浪費多少車油精力?我還口出怨言,抱怨警方,對這兒過於頻繁的罪行,視若無睹!行前我不止一次告誡各友小心扒手,如今行人隧道翻修了,現代、寬敞、明亮、潔淨,貫穿周圍多個商場。況且,絕大部分團友從華山論劍歸來,都去了享受足浴按摩,只我這個傻瓜,為要重遊舊地而到處逛,還給西安罕見的大雨弄得狼狽萬分,如今一切顯是多累了。西安城市發展,不受城牆桎梏,城牆外現代高樓,多不勝數。眼見年前友人,一位回族出租車司機,從桑塔納換成今日的紅旗轎車,挺威風滿足的笑容,我還笑說再負擔不起用他的車了。

西安行四天匆匆而過,帶回來的,除"老襯"尸了不知幾回的手信、紀念品外,還有幾許經歷回憶。華山巴士站廁所與亡命巴士,令Poly,華山姥姥等深刻體會中國國情。快手快腳者,得上擦耳崖,淺嘗華山之險,和到回民區小吃一條街掃店。秦始皇陵近年修建了偌大花園,更讓人意外的滿園盛開玫瑰,著令一眾女士癡迷。從秦俑工場起始,不斷上演的"尋清記"﹝要從到處空群而出的唐朝盛裝美人俑裡尋﹞。

華清池、西安歷史博物館和兵馬俑博物館都改變不大,只遊人多了不知幾倍。惜兵馬俑博物館前,上百上千賣紀念品的攤子被清場了,琳瑯滿目,紛紛攘攘,已然灰飛煙滅,令人徒添落寞,我看,"老襯"們知道後,比我更落寞呢。還有我團最新登場的司儀人才,Fish﹝音樂會慶功宴上,一鳴驚人的普通話朗誦﹞,和照相時,比活潑乖巧的"涼果"小兄弟更搶鏡的幪面女俠…

精彩的相片錄像和抵死打油詩﹝兵車行新詞﹞,仍在腦邊縈迴,隨著Yahoo超連結光榮落幕,我輕描淡寫亦差不多了。我團中國區榮譽經理人李曉津先生,何時會帶領我們去別的地方,雲南?上海?青島?團員們已然議論紛紛,充滿期待。

麥Mug旗飄啊!飄啊!哼著輕快歌兒,踏著堅定腳步,引領我們跨越,音樂的無邊國度…

逍遙子
記於2005年9月11日

House Programme 場刊
 

Member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