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o-Musica Society of Hong Kong 香港雅樂社合唱團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永恆之光


Published in the 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of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on 17 December 2002
2002年12月17日 刊載於「信報」文化版內
一個香港音樂界非常溫馨的音樂會,是上周五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舉行的《曾葉發聲樂作品音樂會》。曾葉發作為香港首屈一指的作曲家之一,單一個聲樂作品結集的音樂會便已值得去留意,加上這是曾葉發經歷一次人生挫折的音樂會,業界們更應去參與。這個音樂會附加了一闋作品的封面題目《永恆之光》,是一九九七年(註一)應香港作曲家聯會委約寫作的作品,作品放在演唱節目之首。全場均是他自選的一系列合唱與獨唱的作品,沒有管弦樂。而音樂會則放了他一闋《全賴愛》作結,用童聲的格調與粵語唱出了這首有如讚美詩般的愛之歌,令人深深感動。

藝術有情
作為一個音樂家來說,曾葉發的成功完全有賴於他的作曲與音樂藝術的成就,而作為一個人來說,他真誠、謙厚、樂於助人,投入工作,正直熱情,是香港藝術界中的真君子。正如林樂培最近在港為曾葉發奔走呼號的聲音一樣:曾葉發是真君子。

《永恆之光》音樂會作為曾葉發的作品結集演出,選材十分成功,的確反映了他歷年走過來的聲樂作曲之路,不過,作為一個人生的音樂會來說,這個音樂會卻又另有使他及他的朋友不能忘懷的小插曲。音樂會未開始,費明儀走上台去,宣布她接受資深文化人陸離的委託,把一張應該於二十九年前頒發給曾葉發的一筆作曲比賽獎金補贈予他本人。獎金本為一千元,但陸離卻把數目加大為一萬元。當年這一比賽是由著名的文化雜誌《文林》舉辦的,比賽揭曉了,曾葉發時年二十,是第一名獲獎者,不過獎金未及頒發,《文林》卻倒閉了。當時《文林》的編輯之一是陸離,而比賽的評判之一則是費明儀 (當時還有黃永熙、林樂培)。比賽是指定曲詞的作曲比賽,那就是學生時期曾葉發的第一首處女作《雨戀》(註二)。是晚負責補贈的乃是前廣播處處長張敏儀。張大姐誠摯地聲言代表同事與朋友們向曾葉發祝福致意。這簡單的一個「儀式」體現了藝術有情。

這個音樂會是由香港雅樂社合唱團主辦的,演出者除了有一應演藝學院的唱家及弦樂重奏之外,羅乃新也擔負起伴奏的主力。此外,香港兒童合唱團也參加了演唱。這一音樂會也適逢曾葉發五十壽辰。台下的音樂界朋友與電台同事們共聚一堂,既是祝賀,也算是支持與表態。

嚮往光與善
作 為一開始就走上現代音樂之路的曾葉發,這一輯作品也真正地反映了作曲者近三十年來一條聲樂創作之路。就藝術歌曲來說,聲樂作品的價值決不是如中國古語說的,所謂「絲不如竹,竹不如肉」。關鍵不在於聲,而在於對歌詞與文學的敏感與品味。曾葉發當晚一共安排了十四首獨唱及合唱,都是真正的詩與文學的體現;其中一首粵語歌是填詞的,填詞者就是作曲家本人,而儘管如此,這首填詞也剛剛體現了真正的文章與文采。曾葉發這十四首歌曲的採詩橫跨了中西古今的時空,例如有為中國古詩作曲的《陽關三疊》、《如夢令》,為白話詩或現代詩譜曲的《茫》、《客中》與《當我死時》等,為外國詩作譜曲的則有描寫母愛與希望的《四季歌》。為自己的新婚而向夫人獻敬的《我的良人請起來》,所根據的歌詩則為《聖經》的詩篇等。

一點哀愁
對於他音樂的格調,大體上都反映了一種後期浪漫的風格。曾葉發曾有過一大批前衛的現代作品,但音樂會的十四首作品卻勾畫了一幅完整的圖畫,便是大體上是調性的,最多去到泛調與游移調性,在調性音階上加上變音,使音樂語言加上變數。他寫作的早期獨唱作品,如《如夢令》、《雨戀》(註三),則顯出了他與中國早期作曲家黃自的拉扯,如五聲音階與西方大小調的衝突與調和、五聲音階的和聲對泛調性的迎合等,顯示了作曲家也許是真正的內心風格。此外,在作曲表現上,那其實也是對歌詩本身風格的回應。換言之,假使歌詩文學是後浪漫的,那麼,音樂當然便不一定要走向現代主義的彼端了。

末了,更要提提十四首歌的內心世界,無論如何都帶有一些兒的哀愁,音樂全無稜角 (沒有一首以節奏為主),有一種從頭到尾都一以貫之的和聲感與旋律感,我只能名之一種曾葉發特別喜愛的滄涼、胸無城府,卻全情投入。

曾葉發這一年經歷了人生許多大事,例如他最近膺選國際現代音樂協會會長,是二十年代以來第一位華人會長,曾葉發就是這樣的一位音樂家。

因原文之年份及歌名與事實有明顯差異,此版本稍作更正,分別在註一、註二及註三的位置,敬希原文作者見諒。
 

Member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