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o-Musica Society of Hong Kong 香港雅樂社合唱團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Home Performance 演出 Article Archive 文字檔案 愛與音樂同行: 香港管弦樂團30年 Music With Love: 30th Anniversary of 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愛與音樂同行: 香港管弦樂團30年 Music With Love: 30th Anniversary of 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Published on 24 September 2004
2004年9月24日 出版


封面 CoverP. 21

賣完奶粉賣音樂

盧景文一力推薦蘇孝良出任樂團首任總經理,而負責聘任總經理等員工的正是堂年仍在市政局擔任大會堂經理的陳達文,陳本人亦是香港管弦樂團常委會中的成員。蘇孝良在香港大學主修經濟,副修哲學,畢業後曾做過奶粉市場推廣,又加入紀參遜(Clive Bernard Simpson 1929-2000)出掌的香港電台英文台做節目主任,日夜與唱片為伍,做了一年多兩年,再加入廣告公司。

當年蘇孝良才二十六、七歲,在鋼琴技藝上才華橫溢,現為香港演藝學院校長的盧景文(2004年暑假退休)至今仍認為「蘇孝良是我認識的鋼琴家中最具才情、天賦最高的一位!」。盧景文當年在香港大學任職時,便因為蘇孝良在鋼琴上的突出表現,而對他大加賞識。六十年代末期盧氏製作歌劇時,因為未有條件用樂隊伴奏,便曾由蘇孝良與屠月仙用雙鋼琴伴奏演出歌劇《蝴蝶夫人》;香港大會堂落成5周年舉辦的香港音樂美術節中的歌劇選段演出,亦由他領導4台鋼琴伴奏;1972年製作小歌劇《電話》和《靈媒》,更由他領導仍是業餘組織的香港管弦樂團伴奏演出。可以說,蘇孝良和「港樂」早有淵源。


P. 56

首次舉辦新年音樂會(1977年元旦)

這個樂季「港樂」的另一項新猷是在1977年1月1及2日,首次舉辦了兩場新年音樂會,邀來符潤光指揮的雅樂社合唱團和女高音江樺擔任獨唱,演出了在香港較少機會聽到的舒伯特《羅沙蒙》(Rosamunde)選曲,是弗特寧(Federlein)改編的版本。樂團則演奏了羅西尼的《鵲賊》序曲,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皇帝》、《醉酒、美人與情歌》等圓舞曲。


P. 70

1977年11月 樂團內:

House Programme 場刊P. 75

主題內容變化多

「主題性」的音樂會則是這個樂季的節目設計特點,而且亦有不少變化。

首先是4月份的「加冕銀禧紀念音樂會」,由蒙瑪指揮,選奏布列頓的英國國歌,艾爾加、韓德爾的《加冕頌》,擔任演唱的是由雅樂社合唱團、羅賓保爾合唱團及鐵砧合唱團聯合組成的龐大合唱隊,而奧地利豎琴大師莫爾納(J.Mohnar)則擔任獨奏,演出韓德爾、馬泰斯的兩首豎琴協奏曲。


P. 78

盧景文製作歌劇,呂婉霞服裝統籌

1966年的11月盧景文製作的《蝴蝶夫人》,是香港華人在香港的首次全齣歌劇製作,大為轟動;相隔11年後,1977年的11月盧東山復出,演出情況與11年前相較更為精彩。11年前由蘇孝良和屠月仙用雙鋼琴伴奏,這次演出則由蒙瑪指揮香港管弦樂團擔任伴奏,由於獲得市政局在財政上的全力支持,演出者除仍由香港著名女高音江樺擔綱飾演蝴蝶夫人一角外,更邀得美國男高音約瑟‧艾雲士(Joseph Evans)飾演男主角平克頓,選角更符合劇情。這位男高音為美國紐約城市歌劇團及波士頓歌劇團的成員。至於擔演其他角色的演員,均為香港歌唱家,如演美國領事的范斌(Martin Fairbairn)、蝴蝶夫人之女僕Suzuki的陳敏廉、媒人五郎的王帆、御吏的陳晃相、蝴蝶夫人之舅父的朱少華、平克頓夫人的Diane Powell。並由江濟梁指揮雅樂社合唱團聯同演出。團員中的簡頌輝、馮志麗、唐基貞、黃少萍、關健林、湯保歸等人,其後都在香港歌唱界有所發展,簡頌輝還主理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符潤光現今更是香港歌劇界的活躍合唱指揮。這次《蝴蝶夫人》的佈景全是盧景文嘔心設計,呂婉霞則負責服裝統籌。這次歌劇製作後不久,呂婉霞便應聘加盟樂團,此後兩夫婦亦再無合作歌劇的機會了,而這次《蝴蝶夫人》亦開始了在香港的「盧景文模式」歌劇製作。


P. 85

兩星期後(4月22日)的加冕銀禧紀念音樂會亦由蒙瑪指揮。這場音樂會的性質與氣氛,頗為特別。選奏的5首樂曲,包括兩首豎琴協奏曲,但明顯地以韓德爾及艾爾加的《加冕頌歌》和《加冕頌》為重心,用以表示對英女皇加冕銀禧紀念的一點敬意和慶賀,是一場殖民地官方色彩強烈的演出。音樂會開場即選奏布列頓改編的英國國歌,中外人士都起立肅聽,一曲奏罷,理所當然沒有一聲掌聲,氣氛異於一般音樂會。接著連續奏出韓德爾的《加冕頌歌》第一及第二首,七、八十人的樂團,加上由「鐵砧」、「羅賓保爾」及「雅樂社」3個合唱團的90多位成員組成的合唱隊,還有由紐世祈(另一譯名為廖思敬)彈奏新置的羅渣士風琴聯合演出,在如斯龐大的陣容下,人聲與樂隊配合得極為和諧,具有莊嚴而極宏大的氣勢,樂曲旋律的雄渾處實不下於韓德爾的不朽作《哈利路亞》大合唱,但因歌詞是歌頌英皇加冕,聲聲我皇萬歲,便僅局限為英國皇室的音樂,而未能成為普世同唱的調子。至於用作為音樂會壓軸的艾爾加《加冕頌》,反而印象沒有這樣深刻。

至於當年在東京3間大學任教的奧地利豎琴家莫爾納(Josef Molnar),雖曾數度來港演奏,但在這次銀禧紀念音樂會中才首次次聆賞到他的老練技巧。當晚莫爾納在約40人的管弦樂團(管樂僅6人)的伴奏下,演出英國現代作曲家馬泰斯(Mathias)的豎琴協奏曲,這首寫於1970年的現代作品,旋律簡樸優美,敲擊樂器奏得頗為出色,與豎琴配合,刻劃出一種詩般的仙境,尤以終章豎琴的高音部分,清脆爽快,令人身心舒暢,但其中以手指擊豎琴弓板的和諧效果則稍欠理想。


P. 213

高潮節目《安魂大彌撒》

下半樂季的高潮是在4月間,連同成員多達150人的倫敦巴赫合唱團(The Bach Choir),在韋國詩爵士(Sir David Willcocks)的指揮下,由7至16日的10天內舉行的5場大型合唱音樂會,是當年香港大會堂啟用20周年的重點慶典節目。

倫敦巴赫合唱團成立於1876年,在過百年的歷史中,英國不少名人均曾為該團團員,合唱團中經常出現祖孫三代齊唱的現象,父子、夫婦、兄弟、姐妹同團的例子更多,這種深厚的傳統和密切的關係,形成該團在講求高度默契的合唱藝術上建立舉世敬仰的地位。樂團在團長嘉秉寧的領導下進行排練,4月7日開始隔天在香港大會堂登台,首場演出了韓德爾的神劇《彌賽亞》,次場演唱了巴赫全套《馬太受難曲》,由於樂曲結構宏大,音樂會提早在黃昏6時半開始。第三場首次在香港演出布列頓的《戰爭安魂曲》,然後移師到荃灣大會堂再演《彌賽亞》,壓軸演出則在「灣仔伊館」演出了白遼士的《安魂大彌撒》

當晚參與《安魂大彌撒》演出的還有香港7個合唱團(明儀、茜撒莉安、香港巴赫、港島青年、銀禧、雅樂社和香港聖樂團),香港管弦樂團增聘了10多位兼職樂手,還有「音統處」的香港青年管弦樂團、3間中學的銅管樂團、皇家香港團隊(義勇軍)軍樂團和啹喀兵團軍樂團等,500人的合唱團和150人的樂團,確是陣容浩大,雖然「灣仔伊館」的音響不盡理想,樂隊的聲音聽來有點混濁,但合唱確具氣勢,分置在場館四角的銅管樂隊,連同8個定音鼓在《末日經》(Dies Irae)的一段,更奏出了撼人的衝擊力量,其氣勢之壯大,可說令人難忘。韋國詩爵士對如此龐大的場面控制得極為到家,完全是大師的氣魄,確實是令人由衷佩服!


P. ??? -- 1986 年

亞洲藝術節「中華頌」音樂會:10月31日至11月1及2日演出3場,湯沐海指揮,演出5首自三十年代以來膾炙人口的中國管弦樂曲,有賀綠汀的《晚會》,李煥之的《春節》序曲,劉鐵山與茅沅合作的《瑤族舞曲》,何占豪與陳鋼的《梁祝》,西崎崇子獨奏,而壓軸的《黃河》大合唱,則聯同樂團的合唱團及香港多個合唱團組成的400多位歌手的合唱陣容演出,擔任獨唱的是香港4位歌唱家:鄭慧芊、嚴仙霞、呂國璋和陳維昕。


P. 392

「歌劇英魂」絞盡腦汁促銷

「港樂」在普及音樂會票房不振之時,於1月下旬在「灣仔伊館」推出3場與「浩采製作」合作的「歌劇英魂」,以西洋音樂史上兩位歌劇大師威爾第與華格納晚年相遇來編成話劇,配合樂團和合唱團演出他們的歌劇序曲、合唱曲,對象仍是一般音樂愛好者,所選奏的序曲、間奏曲和合唱作品,都是富有音響效果,色彩鮮明,能激動人心的音樂,其中不少旋律更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樂隊演奏的便有華格納富有人物描寫性的《紐倫堡的名殺手》序曲、《女武神》第三幕氣勢非凡的序曲《女武神之騎乘》。聯同近百人合唱團演出的合唱曲,更是經常抽離歌劇演出的大型合唱作品代表作,如華格納的《朝聖者合唱曲》、《羅安格林》壓軸的《敎堂隊操與結婚進行曲》、威爾第的《希伯來奴隸合唱曲》、歌劇《阿依達》的《勝利進行曲》、《遊唱武士》中的《鐵砧合唱曲》。當年「浩采製作」的話劇《以牙還牙》、《勾心鬥角》等曾引起廣泛的社會話題,樂團還和傳媒配合推出音樂會問答遊戲,及與唱片公司合作舉辦「購票答題得巨奬」,可說是絞盡腦汁來促銷了。

「歌劇英魂」貨不對辦?


「港樂」3場「歌劇英魂」,事前的宣傳、包裝,都強調是繼「莫札特傳」及「歡樂頌」後,另一融合音樂與戲劇的創新製作,宣傳單張上也列明「話劇:浩采製作」,又有導演、劇作者、演員的名單。但實際上郤並非這回事,演出時扮演華格納與威爾第的兩位演員黃浩義和陳政,分坐台口兩側唸對白,祇是「清談」,完全談不上是「戲劇」,和樂團以前推出的「莫札特傳」節目,完全是兩回事。為此,較激憤的觀眾事後還認為樂團有欺騙聽眾之嫌,亦有認為「清談」內容,過於渲染,而且經常將話題扯到女性身上,趣味低俗,而場刊中又未能提供有關兩位音樂大師較全而準確的資料,更遑論有正確的評價,這均會對普及音樂會的聽眾起著負面作用,未能叫座又未能叫好,確是一次讓很多人失望的製作。


p. 588

亢奮情緒未感染樂師

樂團的第四項回歸活動,7月1日晚上於「紅館」舉行的「七一歡騰慶回歸」中演出,由慶委會為慶祝回歸特別委約創作的《九州同頌》,其實便是從《九州同》衍生出來的作品。陳永華採取了《九州同》中的部份素材,加上歌詞,便創作了一首以樂隊與合唱團及男高音演出的《九州同頌》,演出時間長約10分鐘,歌詞主要是由陳鈞潤執筆,陳永華亦作出了參詳,共有4句:「中華兒女本同宗,萬里河山大國風,九七回歸齊樂頌,八荒一統九州同」。

該曲除了在7月1日晚上的「七一歡騰慶回歸」中演出外,還在7月2日於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行的「新世紀的旋律」音樂會中再演一次,兩次演出的獨唱部分均由香港的男高音莫華倫擔任。「新世紀的旋律」是由香港各界慶祝回歸委員會於7月1日至10日,安排11場演出的香港回歸音樂會中的重點節目。

亦是「港樂」年來少有的中國大陸、香港作品專場音樂會。當晚原定選奏的6首作品,全是在北京舉行的「迎接香港回歸音樂作品徵集比賽」獲獎樂曲,雖然演出的是香港的樂隊、合唱團,指揮中亦有葉詠詩,鋼琴獨奏亦是香港的羅乃新,但全是中國內地作曲家的作品,能否表達出香港人的回歸感受,能否令香港聽眾產生共鳴,便多少有點疑問。

幸好最後因為樂譜上出了問題,壓軸的交響合唱《香港一九九七》未能演出第四樂章,最後決定「加演」陳永華的交響合唱曲《九州同頌》,才算是有了點香港人的心聲,這也是《九州同頌》能連演兩晚的原因。

當然,當晚7首樂曲,包括陳永華的作品在內,能否反映香港人的感受,觀眾能產生多少共鳴,那是頗為主觀的事;由於大部分樂曲採用一種高度興奮,感情無比強烈的音響來表達回歸之情,即使不是亢奮過度,亦未免流於單一化、表面化的感情,未能反映香港人對脫離殖民時代,進入特區新年代的複雜感受,當晚台上樂師演奏時神情大部分凝重多於興奮,看來音樂中的亢奮情感亦未能感染到演奏的樂師,那麼,觀眾又能有多大感染呢?

《百年滄桑》宏大激情

如單就音樂而論,陳佐湟指揮作為開場的杜鳴心的《一九九七序曲》,以熱鬧的銅管開始,旋律雖有歌唱性,但激情更多,和聲效果很紮實且飽滿,是杜鳴心作品的特點。

上半場葉詠詩指揮的朱踐耳交響詩《百年滄桑》,是全晚最宏大,最厚重、最激情的一首樂曲,20多分鐘音樂,音量幅度對比極大,激情的高潮一浪接一浪,樂曲開始的敲擊樂引子,便展現一幅槍聲炮聲不絶的戰爭場面,其後還一再出現戰爭,及粗暴的鬥爭高潮。作為上半場壓軸的劉湲的《東方之珠》,採用了羅大佑的同名歌曲的旋律於樂曲的第三部分作為主題,是全晚最富旋律感的樂曲,但郤過於冗長,陳燮陽的指揮與羅乃新的鋼琴獨奏才華,發揮機會亦不大。

下半場陳佐湟指揮張千一的《同樂》,加入柔美的童聲合唱(由葉氏兒童合唱團演唱),在一片激情中顯得尤為可愛;而葉詠詩指揮金湘的交響序曲《一九九七》,長達十七、八分鐘,採用了大量不協和音,混和了剛強、暴烈、激情、戰鬥、鬥爭、頌讚等等無比強烈的感情,軍鼓敲響的進行曲未知是否描述了解放軍進駐香港的歷史時刻呢。

陳佐湟指揮由吉林省作曲家崔義光和普天慶作曲的交響合唱《香港一九九七》和陳永華的《九州同頌》,連同由香港合唱團協會籌組的600多人聯合合唱團演出,前者祇唱了第一、五兩個樂章,後者長約12分鐘,果然都很有氣勢;然而兩首作品的歌詞與音樂雖然都寫得很工整、紮實,但卻少了點動人的靈氣。而擔任《九州同頌》獨唱的男高音莫華倫所穿的「上海灘」式服裝上台,令人側目之餘,更難免使人紛紛議論,無論如何,這與整個晚上努力營造的莊嚴激情亢奮氣氛並不協調。

為辦好這場音樂會,幕後好些人士花了不少心力去組織,奈何當晚臨場所見,聽眾席仍空了不少座位,在樂章之間仍有不少聽眾胡亂鼓掌,台下情況更令人失望呢!
 

Member Login